健康報網首頁

顧朝曦:普及科學精神比普及科學知識更重要

2019-06-22 05:01:16 來源:健康報

顧朝曦,曾任北京大學教師,國家電子計算機工業管理總局干部,國務院辦公廳干部、副處長、處長、副局長、局長,國家旅游局副局長,云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長、省政府黨組成員,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副部長。


  美國內戰期間,著名的南軍將領托馬斯·杰克遜說過這么一段話:“我們這輩人騎馬征戰,為的是讓我們的兒女能慢下來,從事科學和哲學,為的是讓我們的孫子一代從事音樂、舞蹈、美術。藝術是愉悅的溝通、可愛的品享、無聲的奉獻、延年益壽的境界、使世界寧靜的良藥。”那么,我們該如何看待科學?如何看待藝術?如何看待人文?如何看待他們之間的關系?近日,民政部原副部長顧朝曦做客清華大學“時事大講堂—文心論壇”,作了一場以“科學與文明”為主題的精彩講座,分享了自己關于科學、藝術、人文以及由此構成的人類文明的看法與思考。——編者

  科學的起源

  人類創造發明了文字,將畫家手中的圖案表意藝術性地簡化成普通人易學好用的工具,成了人類表達情感認知的神來之筆,從而開辟了公共互動的第二通道。

  回望人類脫離荒蠻的歷程,在我看來,語言和文字是文明的基礎。人類的語言經過數百萬年的進化,一直到6萬年前左右的時候,才從動物的表情語言,過渡到了表意語言。表情語言只能表示緊張、憤怒、喜悅等等情緒;而表意語言不只是這樣,表意語言把概念精確化了,并且音節片斷化,能夠完整地表達一個具體的事件概況。表意語言的產生讓人類得到了一個極為重要的工具。

  如果把每個人的大腦比作一個PC(個人電腦),那么語言就是一個互聯網,由此而產生的分布式系統,我們把它叫做社會。社會的記憶能力、學習能力、創意能力、研究問題以及解決問題的能力都遠遠超過了單體的PC,使這些能力成了幾何級數的增長。所以,語言是人類走向文明的第一條渡船。

  有了第一條渡船之后,人類就想要用它來解決人類關注的頭等大事——吃。表意語言產生之前,人類打到什么吃什么,采到什么吃什么,而自從有了語言,可以進行深度交流之后,吃這件事變得很不一樣了。

  比如說,一次捕食中發現了一群羊,打中了一頭羊,其他的跑掉了。而這只羊夠這個家族的人吃一兩天了。那什么時候會再關注這個事?肚子餓了的時候。但是肚子餓的時候正好有羊嗎?未必。這時,語言交流就發揮大作用了。大家開始討論,下一次遇到羊群先別急著打死一兩只,重要的是將這一群羊趕到一個讓它跑不掉的地方,等到想吃時就可以進去抓。后來大家可能又發現,那個肚子大的羊不要先吃,那里面有小羊。這又是一種進步。再后來,他們又圈到了一群馬,馬群當中有一只害群之馬,踢這個、咬那個的,他們一商量,先打死了那個害群之馬。這樣無形當中也馴化了動物,因為每次都把繁衍的機會留給了最溫順的馬,那些調皮搗蛋的馬早已經被吃了。

  經過數千年的動物的馴化和植物的馴化,人類把吃的問題解決了。所以說,農耕文明是由語言革命產生的,它最大的作用就在于解決了人的吃的問題。不僅如此,生產力的大幅度提升,讓有些人有閑暇去思考那些吃飽肚子以外的事。

  6000年前,人類創造發明了文字,將畫家手中的圖案表意藝術性地簡化成了普通人易學好用的工具,成了人類表達情感認知的神來之筆,從而開辟了公共互動的第二通道。這就是人類走向文明的第二條渡船。這條船的產生,讓人類有了更多的手段能夠記憶、交流,并且存儲更多的知識。

  科學的歷程

  科學之所以迷人,正是因為它的深刻明晰,能夠掃除人們的疑惑,讓人們義無反顧地投身其中。

  思想是科學的種子,而科學是產生于人類社會實踐的需要。我們以天文學的發展為例。人類最早認識的自然規律是太陽的規律,因為它跟農作物密切相關。人類在認識天體運行,特別是地球與太陽關系的時候,是一步步進化和提高的。這當中有地心說,也有日心說。

  大自然是造物主留給我們人類的一部無字書,所有那些能夠被我們稱之為科學的東西,其實早已經蘊藏在大自然中。老子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軸心時代,人們站在宗教的高地上,找到了哲學,發現了科學。

  雅典學院也稱為柏拉圖學院,2400年前由柏拉圖建立。這個學院非常重視和推崇數學。早年學校的大門上寫了一行字:“不習幾何者不得入內。”學校一共開設了四科,其中兩科是專門講數學的。

  這個學院最出名的就是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亞里士多德又培養了一位偉人——亞歷山大。亞歷山大征戰到埃及趕走了波斯人,埃及人非常尊敬他,尊稱他為國王、法老。年輕的亞歷山大決定要為埃及人民做些好事。他巡視后決定在尼羅河主要的入海口位置上建立一座城市。這個城市就是現在的亞歷山大里亞。亞歷山大安排他的助手托勒密在這個地方建世界上最大的大學、最大的圖書館、最高的燈塔、最好的王宮……后來,托勒密把原來雅典學院那些著名的老師和學者都請到亞歷山大里亞來了,如歐幾里德、阿基米德、阿波羅尼奧斯等等。

  到中世紀的時候,歐洲走了一段彎路。宗教力量禁錮了人的思想,讓人不敢思考,不敢有任何創意,科學技術得不到發展。后來文藝復興的實質,其實是解放思想。文藝復興造就了一批科學偉人。這當中就包括哥白尼、維薩里、布魯諾、伽利略等等。

  文藝復興之后,英國成了世界科學的中心。英國出現了一批偉大科學家:波義耳、牛頓、卡文迪許、法拉第、托馬斯·楊等等。但是很快這一中心又轉到了法國,于是法國出現了一大批科學家:伯努利、達朗貝爾、拉瓦錫、拉馬克、安培、菲涅爾、卡諾、拉普拉斯……法國在歐洲乃至世界獨領風騷多年。拉普拉斯當時推演了行星運行位置圖。他把這張推演圖交給了拿破侖。拿破侖看不懂,就問他說:“在你這張圖上面,上帝的位置在哪里?”拉普拉斯答:“陛下,我的理論不需要上帝這個假設。”這可以算得上是科學最光輝榮耀的時刻之一。他把無邊的自豪和驕傲播撒到了每一個科學家的心中。

  到了19世紀的后半葉,德國迎頭趕上去了,涌現出一大批天才人物:高斯、歐姆、洪堡、沃勒、赫爾姆赫茲、克勞修斯、玻爾茲曼、赫茲、希爾伯特等。19世紀的末期,物理學征服了世界。著名的科學家開爾文曾經說過,物理學家的未來只有在小數點第六位后面去找。也就是說,物理學不需要再發現什么規律、定律了,而需要在精度上下工夫。科學之所以迷人,正是因為它的深刻明晰,能夠掃除人們的疑惑,讓人們義無反顧地投身其中。

  中國作為四大文明古國之一,科學發展到了什么程度呢?英國現代生物化學家、科學技術史專家李約瑟有個著名的“李約瑟之問”:“為什么中國近代沒有產生科學?”近代中國真的沒有科學嗎?我不這么認為。2000年前中國人就知道一尺之捶,日取其半,萬世不竭。可是為什么中國人不寫微積分?我想中國人是站在哲學的高度來總結思考這些問題的,缺少對經驗理論的提升,尤其是缺少用數學語言來對這些概念進行描述。一門學科也只有當它成功地運用數學之后,才能稱之為科學。中國有些概念難以過渡到數學語言上去與中國人對數字的表述有關系。中國人早期的數字是籌碼,不是今天的阿拉伯數字。而沒有這些數學語言,很難把“一尺之捶,日取其半,萬世不竭”這樣的概念用公式表現出來。

  科學的本質

  科學在不停地檢討自己,但這種謙卑的審視和自我否定,不但沒有削弱它的光榮,反而使它獲得了永恒的力量,也不斷地增強著我們對它的信心。

  對于科學,不同的人、不同的地方有各種各樣的定義,我看過不下四五十個定義。全美百科全書里說,科學為系統化的確定知識,或在不同時代和不同地方曾經視為確定的知識。知識是人們在社會實踐當中不斷積累起來的認知和經驗的總和。從認識的角度上來看,知識是人腦對客觀規律的反映,是人類認識自然、認識社會和人的精神產物,是人類在經驗基礎上的系統概括。

  早期的科學是從博物學過渡過來的,也就是人與外物之間打交道的理論知識,比如說怎么辨識動物、植物,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哪些是有用的等等。對于科學的本質,我用幾句話概括:知識是人類在迷茫而又漫長的歷史長河中淘出的金子,盡管純度不等,大小不一,但每塊都值得珍惜,因為人類要用它構建精神世界的“金子塔”。走近它,就找到了人類自文明以來所積累的寶藏;掌握它,就站到了先知的肩膀上;爬上塔尖,你就是離真理最近的人!

  中國的科學從什么時候開始?中國最早用科學這個詞,指的是科舉之學,而不是現代科學這個概念。但這不代表中國的古代,中國的先人們沒有做過科學研究,沒有科學貢獻。

  中國的先人當中有很多人探索科技,有很多人為科學做出貢獻。在科學上有突出貢獻者中,更多的是一些發明家。值得一提的是徐光啟,他官至宰相,卻是最早把西方的科學知識翻譯到我國的人。還有一個人是著名的化學家任鴻雋。1915年,他在康奈爾大學創辦《Science》,非常著名的科學雜志。數學家華羅庚說,我是因為讀了這本雜志才開啟了對自然科學的追求。

  但是中國到了近代,從不重視科學發展到唯此為大,認為科學是萬能的,科學可以解決所有問題。“不符合科學的就不可信!”“不符合科學的不是錯的就是假的!”在“賽先生”的旗幟下,吳稚暉、陳獨秀等結成了 “科學萬能”同盟,引導國人把科學當做宗教去崇拜。但事實上,科學并不是萬能的。我們應當崇尚科學,應當信它、迷它,但不該迷信它。為什么呢?

  因為科學也有它的局限性:

  1.科學方法論決定了它需要一個計量單位,而有些領域是很難找到這樣的計量單位的。比如你問我愛你有多深?這不好度量呀。

  2.科學研究的對象必須是“可重復”的,且在相同條件下會得出相同的結果。但有很多事情并不能重復和驗證。

  3.研究的對象一定是“被動的”。

  4.能力與手段所限。

  科學是人類對自然規律的一種認知。形成這種認知除了需要有悟性之外,還需要手段和能力。比如從早期人類對宇宙現象的一些認知,到總結出一些規律,再到對這些規律進行校正,都是隨著我們認知手段的提高,設備的不斷更新來實現的。人類認知的廣度、深度在不斷拓展,并由此決定了當時的科學水平。

  回顧科學發展的歷程,300年前,牛頓力學誕生可以說是科學史上的一個里程碑。它讓人們覺得,眼前的一切都可以用牛頓的定律來研究探討;100年前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對牛頓力學提出了挑戰;半個世紀以前,李政道、楊振寧的宇稱不守恒理論又對相對論提出了挑戰……科學在不斷地進步,科學不是真理,它只是在一步一步地逼近真理而已。

  當然,我們也可能從祖先那里學到的是錯誤的東西。科學在不停地檢討自己,但這種謙卑的審視和自我否定,不但沒有削弱它的光榮,反而使它獲得了永恒的力量,也在不斷地增強著我們對它的信心。科學尋求真理,而真理是不盡之長河,我們取一瓢飲。

  科學是人類的寶貴財富,它跟物質財富有著本質的不同。它可以讓大家一起分享。在我們彼此分享的過程當中,還可能碰撞出新的成果。

  科學發展觀

  學科學、懂科學、研究科學固然重要,但是尊重科學、掌握科學、運用科學更為重要。

  科學是人類社會實踐的經驗和智慧的結晶,學科學、懂科學、講科學、用科學是社會文明的標志。什么叫科學發展觀?我理解的科學發展觀就是要用科學的理念去面對我們所面臨的問題,用科學的工具去研究問題,用科學的方法去解決問題。學科學、懂科學、研究科學固然重要,但是尊重科學、掌握科學、運用科學更為重要。

  第一,要學會用數字說話,用數學的模型來分析問題,用科學的方法來闡述觀點,用科學的工具來輔助決策。第二,要學會把概念進行量化處理,將定性的管理提升到定量的管理,從經驗管理模式過渡到管理與服務并重。第三,要學會把相關領域的科研成果靈活地運用到自己的工作當中去,不襲古人、不拘門第、不畏手腳。學不厭博、鉆不怕精。當今眾多的科研成果出現在交叉學科當中,不博是難以做到的。第四,要學會在自己的工作實踐當中去總結科學成果。第五,要善于用知識來解決問題,用智慧來破解難題。我們經常開玩笑講,有的人學問倒是挺深,讀了這個學位那個學位,方差分析、回歸分析、泛函分析學了一大堆,可遇到實際問題,啥也不會分析。所以有學、有才還不夠,更重要的是有識,要能理論聯系實際,形成自己的見解,有所發明、有所創新、有所貢獻。

  我認為發展是執政興國的第一要務,是民之根本利益所在,但發展不能以擴大社會矛盾為代價,不能以犧牲環境和浪費資源為代價。以人為本,促進經濟社會和人的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是科學發展觀的精髓。

  科學與藝術

  科學和藝術源于人類活動最高層的兩個部分,都追求著深刻性、普遍性,永恒和富有意義的內容。

  科學和藝術共同的基礎是人的創造力,他們追尋的目標都是真理的普遍性。藝術如詩歌、繪畫、音樂等等都是在用創新的手法去喚起每個人的意識,或者是潛意識當中的情感。這種情感越珍貴,反響越普遍,跨越時空、社會的范圍越廣泛,這個藝術作品就越優秀。科學也是這樣。科學是對自然界的現象進行抽象、量化的描述。這種抽象通常被我們稱為自然定律,定律的闡述越簡單,應用越廣泛,也就越深刻。牛頓的定律、愛因斯坦的公式都是極其簡單的,但是道理卻極為深邃。

  藝術家追求的普遍真理是外在的,沒有時間和空間界限。從這個角度看,這跟科學家的追求是一樣的。如同硬幣的兩個面,科學和藝術源于人類活動最高層的兩個部分,都追求著深刻性、普遍性,永恒和富有意義的內容。

  科學制作的東西也是美輪美奐的。我們應當努力讓追求科學技術的美成為科學研究的一種動力。

  科學與人文

  當今社會的人文素養已經危險地落后于我們的科技發明與創造。

  科學與人文提供的知識,是人類共同生活當中所需知識的兩翼。科學提供的應當是引導我們達到理想彼岸的知識,是工具,而人文才是目標、理想、價值和美感。科學與人文是人性當中互補的兩個方面,是富有建設性的共屬關系。美國內戰期間著名的南軍將領托馬斯·杰克遜說過這么一段話:我們這輩人騎馬征戰,為的是讓我們的兒女們能夠慢下來,從事科學和哲學,為的是讓我們的孫子一代從事音樂、舞蹈、美術。藝術是愉悅的溝通、可愛的品享、無聲的奉獻、延年益壽的境界、使世界寧靜的良藥。這才是人應當追求的東西。

  科學本身是中性的,是把雙刃劍,從事科學首先得有敬畏、知感恩。科學是沒有情感的,但情感它實實在在地支配著人的行為。我們經常說的理性,其實基本上還是為情緒服務的。

  敬畏之心是人性當中的良知與善的眼睛。敬畏既是一種態度,也是一種信念,敬畏是理智成熟的人生體現。心存敬畏是人生的大智慧。人如果沒有敬畏,就遠離了神圣,靠近了罪惡。科學技術的發展有它內在的邏輯,一旦擺脫了人,成了一股自主發展的力量,就有了它的可畏之處。

  去年底,基因編輯事件引起了轟動。編輯以后的人會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前段時間,我看到了Discovery里介紹的超級貓。科學家在對貓科動物進行研究的時候,發現豹子、貓、老虎各有所長:有的是善于奔跑的,有的是善于爬樹的,有的是善于撕咬的,等等。他們就在想,能不能把它們進行基因編輯,形成一個超級貓,讓它具備所有貓科動物最強的優勢。結果他們初步組合一下發現,這個超級貓有3米多高,速度能達到每小時110多公里。這個東西要是真的造出來之后會是什么樣的一個魔物?非常可怕。人類在研究的時候,應該把敬畏之心擺在心頭。如果人類能明智地利用科學技術,就可以給自己帶來幸福,讓社會得到進步;如果使用不當,就會給人類和環境造成無法估量的損失。

  愛因斯坦也是原子彈之父。二戰時,科學家聯名寫信建議美國總統撥專款研究原子彈,領銜簽名的是愛因斯坦。因為他聽說德國的科學家在希特勒操控下,眼看就要造出原子彈了。愛因斯坦他們速度更快,第一次試爆在太平洋小島比基尼進行。沒想到的是,第一顆原子彈、第二顆原子彈扔在了廣島和長崎。愛因斯坦聽說后非常自責,說早知道原子彈是這么用的話,他寧可去當乞丐。

  所以,普及科學精神比普及科學知識更為重要。很多時候,我們工作走彎路、走錯路,是因為我們沒有科學的理念,沒有科學的精神,而不是簡單地缺少一門知識。當我們帶著這種精神去觀察世界的時候,世界就會變得不一樣。比如說,我們今天在研究防洪治水的過程當中,說到長江、黃河時只有水量的大小,泥沙的多少這些數據,美感和意境消失了。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悲哀。

  審美是人生不可或缺的成分。遺憾的是,當今社會的人文素養已經危險地落后于我們的科技發明與創造。我認為不懂得審美簡直就是一種悲摧。知識和財富也難治此痼疾。當代人的幸福感難以提高與此不無關系。

  科學與文明

  在今天這個科學主宰的時代,我們尤其需要培養出一種歷史的眼光,一種審美的習慣,一種人性的關懷。

  科學不能創造規律,也無法改造規律,我們只能利用科學的方法去認識規律,掌握規律,進而去利用規律。人類的全部尊嚴都在于人能獨立思考。思想決定了我們人類的視野。我們應當學會用快樂的文化育人,用快樂的方法干事。

  文明是從人類社會環境當中成長起來的。它的出現除了有天時地利的相助之外,更多的還是有賴于人的貢獻,有賴于科技的推動。

  我們在為科學發現而感到驚嘆的同時,更應當感到謙卑。如果人無敬畏,大自然就不再是人類的家園,大地也不再是母親,都只是人類用品的大倉庫。這些年,我們經濟是高速發展了,但是帶來了很大的環境壓力。今天中西部地區還有待大發展。如果中西部地區的發展還不能吸取東南沿海發展過程中已有的教訓的話,我們的學費就都白交了。

  現在發展是快了,但是我們吃動物怕激素,吃植物怕毒素,喝飲料怕色素。這是很糟糕的事兒。

  因此,在今天這個科學主宰的時代,我們尤其需要培養出一種歷史的眼光,一種審美的習慣,一種人性的關懷。這包括從人性的角度來理解科學,來拯救人類的精神存在。文化的價值在直接地影響著人的行為,懂得欣賞美好,欣賞自己才能幸福。夢想未必都能夠成為美好的現實,但是美好的夢想總是可以裝點生活的。

  什么叫美?我認為美就是能夠讓人感到愉悅的東西。審美能力是一種制造良好興趣的能力。一個人甚至可以是無知的,但是不可以無趣。人到了無趣就會變得粗俗、麻木、膚淺,變得不那么可愛了。快樂是每個人的權利,也是天賜的最好的福利。擁有積極健康的心的人,通常也是幸福的。這樣的人容易感受到美感,這樣的人多為有趣之人。他們的氣場甚至能夠引人奮發,讓人快樂。

  不懂藝術的人幸福少,缺少藝術細胞的人難成功,沒有藝術修養的人破壞力甚至是很大的。企業家的美學素養對整個企業的生存和發展生死攸關。沒有美感的東西人們不喜歡。

  我認為興趣是一種修為,良好的興趣必然有審美能力作為支撐。懂得欣賞各種美好的人,是興趣廣泛的,聰明的、樂觀的、幽默的,而且是感性的。這些人都是有趣之人,有趣的人懂得享受生命。他們未必都能夠成就大事業,但是讓人看著就高興。

  科學不僅能改造身心,而且還能改造心靈。科學跟文明的結合,當以敬畏為骨架,以慈悲為情懷。(吳衛國整理)
分享到:
0

相關新聞

    推薦閱讀

    熱度排行

    相關鏈接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報社活動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別推薦

    健康報網手機版
    新疆25选7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