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報網首頁

毒品成癮?病隱于心!

2019-06-28 13:38:49 來源:健康報

  □特約記者 宋瓊芳 通訊員 喬穎

  5月1日起,芬太尼及其類似物被我國政府作為“毒品”正式列入《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目錄》。藥品濫用、毒品成癮問題,再次引發社會關注。今年“國際禁毒日”到來之際,記者采訪了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黨委副書記、中國藥物濫用防治協會副會長趙敏教授。作為全國成癮醫學專家,她也是我國參與世界衛生組織ICD(國際疾病分類)-11精神與行為障礙診斷指南修訂的唯一專家。本期,趙敏教授將為您解析造成物質成癮的心理社會因素。——編者

  青年人群的新“毒情”

  “精神活性物質或成癮物質,能影響人類心境、情緒、行為,改變意識狀態,是具有依賴潛力的化學物質。合法的,如煙、酒、咖啡;非法的,即是毒品。”趙敏教授明確了毒品的定義。傳統毒品,指阿片、海洛因、大麻和可卡因等源于天然植物的毒品,而化學合成毒品又被稱為新型毒品,主要為苯丙胺類興奮劑,又稱“俱樂部濫用藥”和“娛樂毒品”。

  根據聯合國統計,全球170多個國家(地區)涉及毒品販運問題,130多個國家(地區)存在毒品消費問題。每年約有2.75億人至少使用過一次毒品,占15歲~64歲人口的5.6%。其中近3000萬人為吸毒成癮者。2010年~2015年,全球直接由吸毒造成的死亡人數增長了60%,50萬人因吸毒導致死亡。同時,毒品交叉濫用情況突出,包括常規型植物類毒品、合成興奮劑、類阿片、處方藥以及新型精神活性物質。

  最新數據顯示,全世界吸毒總人數達3億,已發現濫用毒品種類1000多種。受國際毒情影響,中國毒品問題的復雜程度和治理難度進一步加大。2018年底,中國現有吸毒人數為240萬,仍將處于毒品問題蔓延期、毒品犯罪高發期、毒品治理攻堅期。

  “從毒品濫用種類看,居前三位的是冰毒、海洛因、氯胺酮。一方面,冰毒等合成毒品濫用群體范圍持續擴大,新發現吸毒人員中80%濫用合成毒品;另一方面,傳統毒品中,海洛因濫用人數增勢放緩。雖然吸毒人數的增速減緩,但我國吸毒人群的基數仍然較為龐大。”趙敏教授介紹,“同時,35歲以下人群是主要毒品濫用群體,存在毒品濫用的人群年齡分布范圍更廣了。”

  值得關注的是,新精神活性物質濫用問題發展迅速。“這類物質與其他毒品的混合銷售、濫用主要在歐美國家。中國已列管170種新精神活性物質(含25種芬太尼),今年5月1日起我國對芬太尼類藥物實施整類列管措施。”趙敏教授表示,“如果說,第一代毒品是海洛因、可卡因,第二代毒品冰毒、氯胺酮,那么第三代毒品就是新精神活性物質。”

  更為可怕的是,新類型毒品的變異不斷加快,一些不法分子通過改變包裝形態,生產銷售“咔哇潮飲”“笑氣”“彩虹煙”“咖啡包”“小樹枝”“跳跳糖”“藍精靈”“觀音茶”等新類型毒品,花樣不斷翻新,具有極強的偽裝性、迷惑性。此類毒品以青少年在娛樂場所濫用為主,給監管執法帶來新考驗。

  身邊“毒藥”知多少

  今年,因芬太尼整類被納入“毒品”范圍,藥品濫用再次引發公眾熱議。

  趙敏教授介紹,臨床上,芬太尼屬于強效性的麻醉和鎮痛藥,作用效果與嗎啡類似,常用于患者手術和鎮痛。它具有極高的成癮性和潛在社會危害,一般使用一個月,就可達到成癮和依賴狀態,出現強烈的藥物渴求以及心理和軀體依賴。一旦停藥,將會產生嚴重的戒斷反應。由于“飄飄欲仙”的虛假感覺需要持續不斷用大量藥物維持,患者極易因為藥物吸食過量而中毒,出現明顯的軀體、意識和行為障礙,嚴重者還會出現昏迷、呼吸抑制、肺水腫、呼吸衰竭等惡性癥狀,并最終導致死亡。

  其實對于大多數人而言,“毒品”似乎是讓人恐懼和退避三舍的洪水猛獸,但生活中,人們卻很可能在不知不覺中濫用各種“毒藥”。“以藥物來說,除了芬太尼,其實處方藥濫用,更需要我們引起重視和警惕。比如安眠藥,其在中老年人群和各種軀體精神障礙疾病人群中的使用相當普遍,長期依賴安定類睡眠也是一種物質濫用,同樣會對身心健康造成很大影響。”她說。

  事實上,從物質成癮的角度來說,生活中更多人可能遭遇的“癮”是煙癮與酒癮。“尼古丁、酒精都是危害健康的‘毒藥’。”她表示,“隨著控煙力度增強,現在我們都知道吸煙的危害,也有越來越多人嘗試戒煙。但是,長期飲酒的危害,卻仍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世界衛生組織已明確提出,酒精使用,并不存在所謂‘健康的飲用量’,只要喝酒,就會對身體形成危害。”

  為什么總有戒不掉的癮

  酒精與藥物成癮已成為當下越來越受關注的心理問題與社會問題。“無論哪一種成癮,說到底,上癮的人,只有一個目的——維持‘快樂’的體驗,忘卻現實的憂愁。”趙敏教授說,“因此,物質成癮或者說物質依賴背后總有心理社會原因。”

  “人格、情緒管理、壓力管理等,都與成癮關系密切。例如,追求新奇、反社會人格、沖動攻擊性人格;負性情緒如常感無聊、抑郁、焦慮、社交恐懼;常有內心沖突、缺乏責任感、工作與家庭沖突,以及總為日常瑣事煩惱的人,就比較容易物質成癮。”她說,“因此,健康的人格、良好的情緒管理與壓力管理,對于物質成癮具有重要的預防和保護作用。”

  明知對自己有害,卻往往欲罷不能——在趙敏教授看來,這也是人的一種本能:“人的本能是趨利避害,需要犒賞機制,總是在尋求解決方法,填補心理需求,使心理得到滿足。從人類進化角度來說,犒賞行為或成癮行為,是人類生存與進化的需要,只不過更高級的需求,卻是用最原始的方式來實現。”

  以物質成癮的高危人群——青少年群體為例,趙敏教授指出,臨床發現,吸毒的青少年幾乎都有個人或家庭問題:缺乏明確的生活目標;情緒穩定性差、自卑;思維方式絕對、偏執;缺乏解決問題的能力;生活方式不健康、社交圈狹窄;生活無序、無計劃;家庭不和睦,家人經常吵架;父母或是過分溺愛,或是放任不管;人際關系差,在學校受歧視或排擠等。由于心智不成熟,容易受影響,也喜歡嘗試新事物,因此很容易在同伴或不良分子的誘導下,走上吸毒之路。

  人體需要源源不斷的“獎賞”,既可以是外在的物質獲取,也可以是內在的精神激勵。那么,我們能不能用其他的健康方式作為“必須上癮”的物質呢?“雖然是老生常談,但我們還是需要強調,親情、友情、愛情,同伴、朋友、家庭、社會的關愛,永遠都是最好的‘犒賞’和最沒有副作用的‘興奮劑’,也是人之所以為人的原動力。”趙敏教授說。

分享到:
0

相關新聞

推薦閱讀

熱度排行

相關鏈接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報社活動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別推薦

健康報網手機版
新疆25选7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