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報網首頁

患者老甄的故事

2019-04-02 16:03:05 來源:健康報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天壇醫院 郭偉
  他脫去病號服換了一身暗格西裝,頭發也不再蓬亂,顯得挺精神。他搶先打招呼:“郭大夫,我來開點藥,看您出診,順便來跟您打聲招呼,我走啦。還有,我把煙戒了。”

  “你們科有一個姓甄的病人(以下稱‘老甄’),鬧得很不像樣子,從明天開始這個病人就由你來專管”,電話是院長打來的。接下來整晚,我輾轉反側,因為我對這個“燙手山芋”稍有了解,這是一個已經在病房“駐扎”將近10個月的病人,背景復雜,非常難處。

  最初他來住院的病因是慢性阻塞性肺病急性發作,病情好轉后,他要求繼續住院,不肯回家。主管醫生反復規勸:“如果繼續住下去,可能會發生院內感染,治療就前功盡棄了。”患者置若罔聞,多次溝通無果就發生了不愉快。有一天老甄突然說自己胸痛,醫生以為是他又在找借口而置之不理。老甄自己跑到急診做了個心電圖,顯示陳舊下后壁心肌梗死。而他既往曾經診斷的是陳舊下壁心肌梗死。老甄堅稱是醫生耽誤了病情,特別喊出話來:“我是混社會的,不給我滿意的賠償就沒完!”醫院請來了心臟專科醫院的專家來給他做心臟冠狀動脈造影,結果顯示:冠狀動脈右優勢型生長,各支都是通暢的,沒有見到狹窄。所以他的心電圖改變是一種異常的生理狀態,而并不是病理改變。聽到這個結果老甄大怒,認為我們醫務人員沆瀣一氣蒙騙他。因此,他多次糾結社會青年大鬧醫院,辱罵工作人員……

  第二天,我帶著因熬夜而通紅的雙眼來到老甄的病床邊。他正悠閑地盤腿坐在床上玩撲克,住院醫介紹了我,他頭都沒有抬,冷冷地說:“你管不了我的事兒,別趟這個渾水。”我臉上灼熱難當,趕緊讓住院醫給他量了血壓,然后又做了簡單的查體就匆匆離開了病房回到辦公室,枯坐良久仍然不知道該從何下手。10點多,老甄輸液完畢,我硬著頭皮再次來到他床邊對他說:“你能跟我單獨聊聊嗎。”他翻了翻眼皮,扔掉手中的撲克:“有什么可聊的?反正呆著也沒什么事兒,聊聊就聊聊,看你有什么花活兒。”他拎起大茶缸子,拿上香煙和我一起向醫院的花園走。一路上他怨天怨地怨社會,痛恨醫護。我感到背生芒刺,5分鐘的路好像走了30分鐘,路過的患者和家屬,還有其他的醫護都投來異樣的目光。

  到了花園找地兒坐下,他悠然地點上一支煙,斜著眼睛挑釁地看我。“郭大夫,告訴你,我這輩子上過山下過鄉,當過老板,蹲過大牢,還抽過白粉。現在離婚單身,孩子大了也獨立了,我就剩下爛命一條,我怕誰?”說完喝了一大口釅茶。我被他的經歷震驚了,同時也感覺到我們倆有故事可聊。我跟他要了根煙,點著了,故作老練地彈彈煙灰:“不可能吧,你這身子骨兒還抽白粉兒?”聽到質疑的口吻,老甄來了興致,打開了話匣子。他說:“當時有點錢,為了尋找刺激,就吸上了,為此也付出了代價——離婚,我沒虧待她,給了她大部分財產,但是兒子我沒給,自己養。”說到妻兒,他的聲音變得柔軟了一點,眼神中也透出溫情。我發自內心地給了他一句:“夠爺們兒!”“后來因為吸毒,我被抓強制戒毒,回想起來我們同期戒毒的20多人只有我一個真正戒掉了,真不是吹牛。”他流露出自豪的情緒。

  我頻頻點頭接過他遞過來的第二支煙,默默地聽著。老甄興致很高,接著聊他引以為自豪的兒子。他知道自己的一生一團糟,但絕不允許自己的兒子走他的路。為此,家里兩居室,他從來不允許兒子進入自己的房間。而且,盡可能創造好的學習條件讓孩子獲得一定的教育。說到此處,老甄已經儼然一個慈父的樣子。我提醒他:“煙!為了孩子少抽點吧,你這病就怕吸煙,反復發作,自己受罪也讓他擔心。”說到這病,他黯然神傷:“郭大夫,我這個樣子沒人可憐、沒人疼,活著挺沒意思的,就這點愛好了,不吸干嘛去呢?只要兒子好好的,我自己個兒就聽天由命吧。”

  此時,我感覺心里酸酸的,眼前這個人,我很難完完全全界定他是好人還是壞人,但我摘下有色眼鏡,和他開誠布公地暢所欲言,講了我個人從一個農村孩子到現在成為一名醫生的經歷,講了我對醫學的熱愛,講了醫療的自身規律。老甄趨于認同,而且說在病房近10個月,他對我的印象還不錯。借著這個話兒,我就坡下驢:“能不能把你在急診和其他醫院就診的化驗檢查等資料讓我看一看,幫你細細分析分析。”他搖搖頭:“我信不過你們,這些資料都是以后我跟你們打官司要用的。”而后又改變主意,說:“你,我是信得過的,但要保證不會把我的資料搞丟。”

  老甄私自給病房的床頭柜上了一把大鎖,回到樓上他拿出鑰匙,床頭柜一打開,嘩啦啦,心電圖和化驗檢查散落一地。我幫他拾起來,一份一份地點清楚,然后寫了一份借據,就把這些資料帶回辦公室。我沒有心情吃午飯,立即拿出化驗粘貼單按照檢查的日期,分門別類地按順序粘貼起來。非常明顯:老甄所有的心電圖以及心肌酶等相關檢查,自發病以來前后比較,根本就沒有變化。

  下午我到病房把粘貼好的化驗單放在老甄的床頭,他拿起來,雙眼熱辣辣地看著我,說話都結巴了:“這,這怎么好意思?”我把借條取回撕掉,再約他去花園聊聊。這次他很乖,一路上話很少。我們在老地方坐下,繼續點上煙,我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今天下午就抽一支好不好?”他笑了,沒置可否。我開始給他分析病情,老甄初始入院是因為慢性肺病急性發作,中間的胸痛,據我分析,可能是一個不典型的胃食道反流,因為他住院期間還經常出去喝酒,胸痛的表現也伴有燒灼感。他既往診斷下壁心梗也是條件不充足的,始終心電圖和心肌酶譜的變化沒有陽性發現,最終結合冠狀動脈造影,可以完全排除掉心肌梗死的診斷。他心電圖所謂病理改變實際是因為冠狀動脈右優勢型發育的結果。

  老甄半晌無語,我覺得他聽明白了,他的眼神很平和:“我這個人骨子里也還是講道理的。在社會上混久了,養成了吃軟不吃硬的習氣,所以事情就發展到了這個地步。”他繼續苦笑著說:“我以前生活糜爛,毀掉了自己的身體,也毀掉了自己的生活,可以說現在無依無靠,心里也很苦。你們把我治好,我真的打內心感激。去年冬天我就是想拖幾天,等家里來了暖氣再出院,怕回到家以后受涼再回醫院來住。還有,確實在家得病以后沒有人幫我。孩子已經大了,有自己的事情忙,我也不想總麻煩他。所以對不起哈。到后來我想破頭也不理解,為什么我的下壁心梗變成了下后壁心梗。從來沒有一個讓我信得過的、可靠的人給我講明白這個事情。”說話間,他顯得蒼老了許多。

  “這次明白了?心電圖的表現都是你先天發育的問題,簡單說就不是病。至于胸痛是和你生活不規律有很大關系,不信你試試,咱們用點胃藥,再把煙、酒戒了,茶水沏淡一點,生活規律了,胸痛是不是會減輕一些,甚至就不疼了?”老甄默默點頭,拿出來的煙又放了回去。

  再后來,老甄出院了。我的工作又回到原來的軌道。一天,正在看診,一個似曾相識的身影從半開的門縫擠了進來,老老實實地站在一邊。我專心處置好眼前的病人后,抬眼仔細看,原來是老甄,他脫去病號服換了一身暗格西裝,頭發也不再蓬亂,顯得挺精神。他搶先打招呼:“郭大夫,我來開點藥,看您出診,順便來跟您打聲招呼,我走啦。還有,我把煙戒了。”
分享到:
0

相關新聞

推薦閱讀

熱度排行

相關鏈接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報社活動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別推薦

健康報網手機版
新疆25选7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