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報網首頁

老年社工的苦與甜

2019-06-21 16:37:27 來源:健康報

  □記者 王倩


  位于北京東五環的吉祥苑養老公寓開業在即,但老年社工一職目前仍在篩選中。自今年年初發布招聘信息以來,老年社工的招募情況并不順利。公寓負責人李新蕾曾做過多年老年社工,她告訴記者,由于社會認同度低、薪酬待遇不高等原因,老年社工市場一直面臨人才緊缺的困境。

  養老機構里的潤滑劑

  “你怎么語速變得這么慢了?說話越來越啰唆了?”面對老朋友的“投訴”,李新蕾總有些哭笑不得。“做老年社工時,我們每天要和很多老人接觸,有時一個活動規則要講幾遍老人才能明白,說話語速必須得慢,不然老人聽不清、記不住。做了老年社工之后,所有節奏都會變慢,很多東西慢慢就變成職業習慣了。”

  有別于護工和義工,老年社工的專業性很強。他們往往以社會工作的專業知識為支撐,為在生活中遭受各種困難而暫時喪失社會功能的老人解決問題,幫助他們擺脫困境。

  “入住養老院之前,我都沒聽說過老年社工。后來通過接觸,發現他們就是養老院里的精神支柱。我們入住養老院,就是想讓自己忙起來、動起來,找到存在的價值,精神世界能更加富足。而這些,老年社工都幫我們實現了。”82歲的范奶奶說,入住養老院后,在社工的組織和幫助下結交了很多朋友。76歲的羅爺爺以前性格比較孤僻,不愿意和人交流。入住養老院時,家人向社工表達了這個擔憂。從那以后,社工經常找機會陪羅爺爺聊天、鼓勵他參加活動,慢慢探索合適的辦法。現在,羅爺爺已經當起了閱覽室的報紙管理員,連他女兒都不禁感嘆,“我爸像變了個人。”

  “很多人認為老年社工就是‘陪著老人玩’,其實是不對的。組織老年活動只是我們工作內容的一方面,還要利用專業理念和專業方法,幫助機構老人甚至員工解壓,引導他們更快地適應集體生活。”李新蕾表示,社工更關注老人的心理健康和社會功能。當老人遭遇困惑、心情低落時,社工便需要及時介入,通過個案工作和小組活動,幫助老人解決實際問題。為此,社工需要了解每一位老人的興趣愛好、工作經歷、生活習慣等詳細過往,以便讓接下來的工作更有針對性,更好地開展服務。

  《養老機構社會工作服務規范》中要求,養老機構中每100名老人應至少配備1名社會工作者。李新蕾坦言,老年社工在一些發達國家認知度和接受度較高,當出現問題時,大多數人會主動向社工尋求幫助。但在國內,人們的意識還沒到那一步,很少主動向社工傾訴自己的困難或不滿,這便需要社工主動去發現問題,善于觀察表情和精神狀態,留意老人的一舉一動。

  “假如將養老機構比作機器的話,社工就好比潤滑劑,協調、處理各個角色之間的關系。我一直覺得老年社工就像機構里的精靈,游走于老人、家屬和員工之間,哪里需要去哪里,到處帶給人快樂和正能量。”李新蕾說。

  老年社工行業仍處初級階段

  “近些年,老年社會工作取得了長足進展,但總體不盡如人意。這與社會工作總體上薪酬較低、職業發展空間有限、職業聲望不高、工作相對辛苦等因素密切相關。”南京大學社會學院副院長陳友華教授說。

  截至2018年年底,我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達2.49億,占總人口的17.9%。人口老齡化的迅速推進,直接考驗著老年健康服務能力水平,老年社工的重要性越來越凸顯。“養老機構服務質量大檢查對老年人精神文化生活有明確要求,其中心理精神支持服務和文化娛樂服務等內容,多半是由社工來承擔的。”李新蕾說,從一開始的無人知曉,到“社工就是組織活動”,再到“社工是一個專業,可以做很多事”,大眾對于老年社工的認知也在不斷提高。

  2018年9月27日,民政部發布了《養老機構等級劃分與評定》(征求意見稿),社會工作被納入星級評定標準,推動全國養老機構服務質量持續提高。截至2018年11月,全國養老機構共有1.68萬名社會工作者,各地結合優惠政策及各方力量支持,鼓勵養老機構積極引入社會工作者、心理咨詢師等專業力量。然而,我國老年社工行業起步晚、認同度偏低,其數量及服務能力與老年人服務需求存在較大差距。

  “不能否認的是,政府、市場、機構已經開始意識到老年社工在養老領域的必要價值,目前社工的市場需求量很大。在我們看來,老齡化在社區、機構、家庭中顯現的問題很多都需要用社會工作的專業手法、專業知識和專業力量去解決。但大多數社工崗位的專業化、職業化并不夠,專業服務的提供較為匱乏,整個行業對老年社工的崗位職責限定得不夠明晰。老年社工行業目前仍處于初級階段。”復旦大學社會發展與公共政策學院社會工作系副主任陳虹霖說。

  還需要更多支持和保障

  “養老行業和其他行業不太一樣,需要付出得更多,但回報率不高。”像李新蕾一樣能十年如一日在養老領域堅持下來的人,少之又少。

  李新蕾依稀記得,2008年畢業時整個社會工作系上百人中僅有不到5人進入養老機構工作。“雖然社工隊伍在不斷壯大,但流失率較高,福利待遇在某種程度上阻礙了很多具備專業操守和專業能力的人才進入老年社工行業。這一行僅靠滿腔熱情可能并不足以支撐下來,還需要方方面面的支持和保障。”

  陳友華表示,政府層面在人才激勵方面采取了相應措施,例如,部分地區對獲取社工資格等級證書的人給予物質獎勵,規定部分公共服務機構必須有專職社工等,但政策真正落地仍需要時間。當下,社工發展面臨的困境,既有思想認識上的問題,也牽涉政府、市場與社會的責任定位與責任邊界等內容,不是政府一紙文件就能解決的。

  此外,“專業社工不職業,職業社工不專業”的現象在老年社工群體中較為普遍。陳友華認為,造成該現象的主要原因,一方面,高校社工專業學生畢業后愿意從事專業工作的不多;另一方面,由于歷史原因,大批年齡較長的從事社工相關的街道與社區工作人員,往往沒有接受過系統的專業訓練。“社工很難獲得豐厚的薪酬,職業發展空間也比較有限。”

  陳虹霖認為,破解老年社工發展困境,需要在3個層面努力。首先,個人層面需要投入更多熱情才能真正扎根下來。其次,機構、行業協會等層面需要鏈接更多資源,提升專業服務水平,進而推動市場待遇的提升,令更多專業人員愿意加入。此外,國家政府層面需要出臺并細化職業基層制度,進一步明確社工的職業發展空間。

  “老年社工不論給別人還是給自己帶來的幸福感都很強,是個越做越撒不了手的行業。”李新蕾覺得,如果能從社會地位、福利待遇、專業培訓中加以提升,老年社工行業的幸福感和職業滿意度會越來越高。
分享到:
0

相關新聞

    推薦閱讀

    熱度排行

    相關鏈接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報社活動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別推薦

    健康報網手機版
    新疆25选7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