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報網首頁

酗酒者術后死亡引出的法律思考

2019-06-13 09:49:37 來源:健康報

  □首都醫科大學醫學人文學院 岳靚 北京市華衛律師事務所 鄭雪倩

  【案情】

  曾某有獨立生活的能力,獨居,長期酗酒,在一次醉酒后被救護車送往某二乙醫院醒酒室,始終處于昏迷狀態。幾小時后護士發現曾某瞳孔不等大,懷疑腦部出血,但該二乙醫院沒有做開顱手術的能力,遂將其轉至距離最近的某三甲醫院。頭部核磁檢查顯示,曾某出現原因不明的顱腦損傷,醫院立刻進行了開顱手術。術后曾某的家屬趕到醫院。曾某一直處于植物人狀態,于六個月后死亡。

  曾某長年酗酒、賭博、家庭暴力,其妻子和兒女難以忍受,已經與之分居多年,夫妻二人形同陌路,少有往來。曾某死亡后,其家屬對兩家醫院提起訴訟,認為醫院未進行及時檢查,存在誤診。法院認為醫院對曾某的病情處置欠妥,一審判決某二乙醫院承擔10%責任,賠償10萬余元。曾某家屬提出上訴,二審維持原判。某二乙醫院購買了保險,最終賠償金由保險公司承擔。醫院在辯護中認為,針對酗酒成癮者要指定監護人,國家應該有強制戒酒制度。

  【點評一】

  法院判決于法有據

  某二乙醫院的院前救治僅僅把曾某當成一個醉酒的患者,送入特定的醒酒機構,這個病情處置是欠妥的。從判決書來看,該二乙醫院存在漏診的過錯,并不能完全排除與曾某死亡結果可能存在一定因果關系。根據《侵權責任法》第54條:“患者在診療活動中受到損害,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有過錯的,由醫療機構承擔賠償責任。”醫療機構存在漏診的過錯,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鑒于曾某的病情極為兇險、嚴重,其血管畸形破裂出血的確切時間難以斷定,加之發病前飲酒也增加了診斷難度,考慮該二乙醫院的過錯參與度為10%左右,就醫療損害責任糾紛而言,法院判決并無不當。

  【點評二】

  本案尚不構成遺棄罪

  或許有人要問,對于《民法總則》26條、20條規定的“贍養”“扶養”等義務,曾某的妻子和女兒是否應當承擔法律責任?如若沒有盡到義務,是否涉嫌遺棄罪?

  根據我國《刑法》,遺棄罪是指負有扶養義務的人,對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沒有獨立生活能力的人拒絕扶養,情節惡劣的行為。遺棄罪原則上是公訴案件,檢察院沒有提起公訴,被害人有證據證明被告人犯有遺棄罪時,法院可以作為自訴案件受理。本案中曾某已經死亡,無法提起自訴,也沒有對其是否具備獨立生活能力做出鑒定,據稱曾某平時靠打零工賺錢,拿到工資后就去酗酒,也很難認定為是沒有獨立生活能力的人。目前我國還沒有法律規定曾某的妻子兒女應當承擔的法律責任,僅規定了他們作為配偶的扶養義務和子女的撫養義務。

  【點評三】

  家庭成員有勸阻和照顧責任

  曾某有獨立生活的能力,按照我國目前的法律規定,無法認定其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也就無法認定他的監護人,因此不能按照監護人的義務來要求他的妻子和兒女。

  但是法律規定其成年兒子應對其負有贍養、扶助和保護的義務,其妻子對曾某應負有相應扶養義務。在曾某處于醉酒昏迷狀態下,其妻子和兒子未盡法定義務對其扶養和贍養,放任曾某酗酒,不看管、不照顧,在曾某醉酒時未能及時看護并送醫,最終釀成悲劇。家屬應當用合適的方式勸解其戒酒,或者送至康復治療組織或醫院進行戒酒。但是曾某的家屬卻避而遠之,未進行勸導和看護,放之任之。

  【點評四】

  為酗酒成癮者設置監護人

  被告醫院認為,針對酗酒成癮者應指定監護人,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根據《民法總則》第28條規定:“無民事行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為能力的成年人,由下列有監護能力的人按順序擔任監護人:(一)配偶;(二)父母、子女;(三)其他近親屬;(四)其他愿意擔任監護人的個人或者組織,但是須經被監護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或者民政部門同意。”也就是說,對于無民事行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為能力的成年人,法律將指定何人可以擔任監護人。

  酗酒成癮者往往表現出長時間的理性度較低,自控力較差,不能認清所做行為的性質,不能預料復雜行為的后果,不能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并且很容易侵犯他人權益。如果達到了十分嚴重的程度,應當由法律確認其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當接受監護,由監護人履行責任,對其進行看管和保護,或由監護人送到戒酒機構、互助小組。監護人的義務要比一般的近親屬義務嚴格。《民法總則》第34條、第35條規定了監護人的職責。為酗酒成癮者設置監護人,既能保護酗酒成癮者的生命健康合法權益,又能保障家庭社會的和諧穩定。

  【點評五】

  強制戒酒制度有現實必要性

  被告醫院認為,國家應該有強制戒酒制度。這是有現實必要性的。我國目前沒有針對酗酒者的立法,沒有強制戒酒制度。可以參照《禁毒法》《戒毒條例》的有關規定,借鑒其中的法律精神,來制定戒酒方面的法律法規。在目前實踐中,在醫院中設置病房來對酗酒者進行戒酒,這和強制戒酒制度并不相同。迄今,我國沒有規定未達嚴重程度的酗酒者應當怎樣管控,也沒有專門的機構來收治酗酒者,幫助其戒酒。

  建議立法建立強制戒酒制度,對于嚴重的酗酒者,其監護人應當發揮看護的作用,并由有關部門進行管控,社區提供幫助進行強制戒酒。如果沒有達到十分嚴重的程度,其家庭成員應當主動勸阻、關心照顧,或送至戒酒機構進行戒酒。按照《禁毒法》和《戒毒條例》的法律精神,可由政府、衛生行政部門、公安機關等有關部門對這類酗酒者進行動態管控,責令社區戒酒、強制隔離戒酒、責令社區康復等,設置戒酒康復場所,對戒酒醫療機構設置規劃,并會同民政、人力資源社會保障、教育等部門提供康復和職業技能培訓等指導和支持,形成社會監督共同體,共同幫助酗酒者戒酒。

  可資借鑒的是,俄羅斯、法國、日本、英國等國都將醉酒者的民事行為能力和監護人等納入了法律規定,在美國法律中還規定了雇主、酒類飲料提供者等主體的監護責任。

分享到:
0

相關新聞

    推薦閱讀

    熱度排行

    相關鏈接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報社活動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別推薦

    健康報網手機版
    新疆25选7历史开奖号码